個案分析 創投/天使基金 創新 政府政策

【星州手記(二)】支援初創,不止資助!

莫 乃光
作者 莫 乃光

有別於香港政府 大談支持初創企業但實際上只懂得『派錢』的做法,新加坡政府確切了解初創企業所需,除了資金外更有措施協助企業成長及積極為企業 發展業務。

延續上期提到筆者早前的新加坡之行見識到當地政府如何用 IT 人思維和利用科技提升公共服務,在扶持初創企業上,星洲政府同樣做得相當出色。過去和不同創業家交流時,他們都提到香港政府給予初創企業的支援不足的問題。除了資金及辦公室空間外,初創企業其實更需要市場推廣及業務發展方面的協助,但這恰恰就是香港所欠缺的地方。

早前本地第二大初創企業 Tink Labs 的創辦人郭頌賢在接受報章訪問時就指出香港政府從未與他接觸過, 更指政府的資助方案手續繁複,獲得的資金亦不多。有別於香港政府 大談支持初創企業但實際上只懂得『派錢』的做法,新加坡政府確切了解初創企業所需,除了資金外更有措施協助企業成長及積極為企業 發展業務。

IMDA:初創企業的廿四孝保姆

新加坡資訊通訊媒體發展管理局(IMDA,前身為 IDA)在 2014 年推出 IMDA Labs(前身為 IDA Labs),夥同新加坡管理大學創新與產業機構(SMU IIE),為仍在概念階段的創業家和初創企業提供試驗場所助他們 了解所構想的服務和產品的可行性及實際需求。IMDA Labs 亦有措施協助創新產品和服務商品化,除了透過和 SMU IIE 合作研發外,IMDA 更會主動向向不同政府部門和公營機構推銷可行的創新產品和服務,促進需求。本地的創業家可能此際已非常羨慕星洲的同僚,但 IMDA 還有另一政策扶持初創企業而這亦是筆者多年不懈推動政府改變的項目之一。

新加坡地方雖小,但Startup仍有充份空間發展(來源:TechInAsia)

新加坡政府意識到由於初創公司大都缺乏實績,往往不符合政府採購的競投資格,因此 IMDA 亦於 2014 年推出 Accreditation@IMDA  鑒定計畫 (前身為 Accreditation@IDA),為登記在新加坡且從事軟體開發的初創企業進行認證,為期一年半。IMDA 會指派特定團隊為每間參與計劃的初創企業進行一系列檢驗,包括指出其產品和服務的一些缺陷、檢視企業的財務狀況、商業模式等。

值得一提的是,當局清楚表示 Accreditation@IMDA 並非是要考驗初創企業,IMDA 亦會為未獲認證的初創企業提供協助,改良企業的產品和服務。而獲得認證的初創企業在競投政府採購工程時將會獲得優先考慮。截至今年 8 月,已有 15 家初創企業獲得認證,成功投得 41 項政府項目, 而 IMDA 已經與超過 83 個政府部門接觸,估計未來能為獲得認證的初創企業帶來近 4 千 5 百萬坡幣(約 150 億港幣)的發展機會。

2015 年新加坡政府批出近 27 億坡幣(約 150 億港幣)的 ICT 項目,當 中多於一半合約由中小企獲得,而香港的中小企取得政府 ICT 項目的比率遠低於此。

今年上半年,香港政府就「優質資訊科技專業服務常備承辦協議4」 諮詢公眾和業界,我已要求政府改革政府採購過份側重往績及價低者得的做法,並建議加入創新為競投的指標之一,令更多初創企業及中小型的科技公司能參與政府項目。星洲早於兩年前已改革政府採購政策並在培育初創企業上展現積極的態度,究竟何時才能看到香港政府 作出改變?

政府認證 = 商機和資金?

Accreditation@IMDA,IDA 亦積極開拓初創企業在私人市場上的商機。計劃透過與 Fuji Xerox、Amazon Web Services、CrimsonLogic 等科技公司的合作,令獲得認證的初創企業可學習及利用大型科企的專業能力和資源應對挑戰及尋求更多成長機會。IMDA 更在近期與兩家大型建築發展商及都市規劃公司簽署備忘錄,讓獲得認證的初創企業可直接向兩家公司推廣創新科技產品和服務,縮短審核過程。而擁有官方認證亦成為初創企業在市場上籌集資金的重要籌碼。據了解,已有七家初創企業在認證審核期間或在取得認證後,籌得約 1 億 4 千萬港幣的資本。

香港 vs 新加坡

綜觀筆者此行,最大的感受是兩地政府的處事手法有很大的分野。與一些跨國科技企業的高層談話間,他們都不約而同地指出其實兩地在創科路上面對的問題和挑戰都非常相似,但星洲政府謀而後動,反觀 香港政府卻遲遲不動。在動與不動間,雙方差距便被拉開了。

守舊的法例阻礙創新是香港發展創新科技的目前面對的一大問題。當新加坡從檢討法例到修改法例允許共乘車輛在當地合法經營只花不到一年時間,香港政府至今仍未有任何行動。

就在本月,新加坡政府正式成立新部門政府科技管理局(GovTech),專注數碼及數據策略,推動公營部門利用數據分析、人工智 能和機器學習等技術,革新公共服務的推行方式,使政府決策更數據為本。

(圖片來源:GovTech)

反觀我們的創科局局長上任將近一年,尚未見到有利創新的政策或法例更新,更多的是海外考察,進行一個又一個的顧問研究和諮詢。新加坡已經在兩年前開展了包括上期提到的 IDA Hive 和今期寫到的 IMDA Labs 和 Accreditation@IMDA。有怎樣的政府,就有怎樣的『創新』!香港還有多少的時間能浪費?

(原文首次於Unwire.Pro刊登,作者授權轉載)

Leave a Comment